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安东鬼事:第七章 楼藏灵仙(一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安东鬼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知非看着眼前的变故,又盯着天上的乌云,冲着那小白狐笑了起来,那小白狐看着他的笑容,禁不住向后退了退,眼中满是恐惧无奈的神态。

    知非慢步走到小白狐跟前,戏谑着说道:小畜牲,原来你只有满月才有人形,道行不够,你个半调子狐仙,还跟我虚张声势,小道爷我不摘你的桃,不吃你的豆,今儿就扒了的皮,送给我那便宜师侄,做个骚气的围脖,真真骚气的,哈哈!说罢,知非不自然地皱了皱眉,自己怎地又是骚话连篇,摇了摇头十分无奈,亦步亦趋地向小妖狐走去。

    太阳自东方冉冉升起,晨曦照耀在普济宫正殿的青瓦上,昭昭的雾气也随之升腾起来,从山下极目远眺雾霭中的普济宫,好似缥缈无极的仙山道海。

藏书楼位于普济宫的第四进院,它是整个庙宇的最高层建筑,又贴近背后的山林,云雾和光影的双重叠加映射下,藏书楼仿佛披上了五彩斑斓的羽衣,犹如宝珠般闪耀着无尽的光芒。

阳光洒在藏书楼二楼的木窗棱,照耀在窗口的那个面若桃花的少年身上,好似万般的光芒都汇聚在一个焦点。

知非也正看着晨光中的万千气象,昨夜行功天眼大开,因为过于劳心耗力昏睡了过去,只恍惚记着昨晚神通之时,夜幕里有点点彩气腾越,那是从未见过的奇异景象。

一早醒来,便站在窗口向远处的山峦和山下的村庄望去,紫的、蓝的、青的、竟然还有黑的每一种气都有对应的物化形状,可这却与他想象中不同,开得天眼自然也识得鬼怪,驱其形而无所顿才对,他转念一想,也不是实时都有这样的机缘,才能遇见神怪,想到这里不禁有了些期待。

    知非长身而立,道袍的后摆随着通透的山风飘起,真是如玉般的人物,不知怎地,突然脸上一片的狡黠之状,他想起了便宜师侄玄机道长,那个在香客面前仙风道骨一心求法,暗地里整日吟诗思春的道人,实在想不到,这个家伙还藏了多少秘密,不把他的本事掏空,又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便宜师叔的身份。

他来到朝西的那扇窗子跟前,打眼看向玄机道长居住的院子,自打昨夜识得天眼通,他的目力已经今非昔比,极目之下可看清细如毛发之物,发现玄机正站在院子中,一手扶着院中的石碑刻,身体倾斜倚靠在石碑刻上。

那碑刻上题:三教圆通,识心见性,独全其真三行大字,这是全真派的宗旨,为普济宫开山祖师龙真子老仙师所题。

    玄机一如既往的装腔作势,身姿扶着碑刻,稍有些妖娆,山风猎猎,分叉的下摆之内还是一双毛毛的光腿,知非强忍着笑意,对着玄机道长竖起了大拇指,然后躬身向他鞠了一躬。

待他抬起头来,看那玄机冲着他翻了个白眼,摇了摇头,转过身去,又开始高声吟起花间春词:罗带惹香,犹系别时红豆声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呸,骚道人,也不知昨夜梦见解谁家的罗带,闻谁家的香,吃谁家的红豆了!知非对玄机的态度十分无奈,这是很不正确的态度,十分影响未来掏空玄机的弘法大计。

    今日是府城老母庙的庙会,十里八乡的人都聚集到了府城,普济宫自然也就没了香客,玄机老骗子人前人后各是一番摸样,他吟了一天的春词浪语。

声声入耳的什么罗带啊,春闺啊,床帐啊,香帕啊的,声声入耳,搞的知非一整日无心练功,不知为何自昨晚行功得成后,知非总是心绪难平,一股股难以自制的意念由上至下的传来,滑腻腻地粘在那些春词之上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玄机下山去老母庙赴那庙祝的邀请,知非总算从无尽绵延的春雨中被解救了出来。

吃过斋饭,便趟在二楼的竹椅上打盹,可是辗转反侧,怎么也睡不着。

此时正值酷暑,夏日山风凉爽宜人,轻轻吹过,好不宜人,可是知非的心却是腻腻的。

这些年,一心求法,这最后的进阶之功已成,日后唯有勤加练习各门功法,以求精进就好了,可这时反而好像缺了些什么一样,心中的奇怪之感又反复涌动,骚动的让人想挠墙。

这又是一个满月的夜,一个莫名的夜,月光打进藏书楼,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。

    兰麝细香闻喘息,绮罗纤缕见肌肤。

此时还恨薄情无?又想到玄机道长白天吟的一句春词,    呸呸,骚人,真骚,若是叫山下那些奉他如神明的香客听见,定叫你这普济淫宫扬名天下!知非虽然嘴上骂着,可禁不住听到这样的春词,俊脸也是一热,心思也就有些想偏了,喃喃自付道:我识得了这天眼通,却未试过是否有透视功能,每天进香那么多大姑娘小媳妇的,是吧,呸呸,近墨者黑,呸,我还是个娃娃呢!    呵~一个娇嫩的声音突兀中响起,谁,谁在那里?知非一个激灵,弹身站起向书架深处望去,皎白的月光照在俊朗的面庞上,听到声音后脸颊上不自然的出现一抹嫣红,娴雅的身姿也有些紧张的绷直,毕竟知非小道士不似玄机那般脸皮如城墙。

那声音并不真切,此时屋外的乌云正巧飘过,遮住了月光的照射,知非运起玄通,仔细盯着藏书楼中的气象,却发现又无任何气息升腾,此时窗外树上的鸦雀也恰如其分的鸣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知非紧张害羞而绷直的身形,终于放松了下来,他自语道:死鸟,差点让小道爷误以为名声扫地!知非又躺回竹椅,倒是有了些睡眼朦胧,迷迷糊糊间,又是有些邪念出现,极自然的喃喃着:我用那天眼通,看看女人又如何,是想看看她们身上是否有邪魅呸,小爷是个道人,是要济苍生的,呸,小爷还是个娃娃哎,其实也不算是个娃娃了,道爷我的道根已是有了些蓬蓬之意了!    噗嗤!又是一声娇笑,这一回知非听的仔细,看的更是真切,原来他刚才已然发觉不对,只是才发觉异样,窗外飘过阴云后,一切又偃旗息鼓了,所以他佯装出错,又口出怪语,其实是全神贯注,只待那正主再次现身。

知非待那声音一起,手中快速结出手印,随后挥手一指,二楼的四面窗户随着砰然紧闭,他本人也飞身急窜,几个垫步便赶到书架深处。

    此时那书架附近的窗户已然被打开,月光如姣,一阵香气随着山风吹来,几乎让人忍不住想要深吸一口,但见那窗前一个白衣女子亭亭玉立,一身白色薄纱长裙飘飘洒洒。

再细观那女子,乌云秀发,杏脸桃腮,眉如春山浅淡,眼若秋波宛转;隆胸纤腰,盛臀修腿,胜似海棠醉日,梨花带雨。

那女子见飞奔而来知非,倒也毫不惊慌,笑意浅浅,眉角稍含春意,静静上下打量着小道士知非,娇俏妩媚的神态,直醉人心。

知非也静静的打量着这女子,一身薄纱不是本朝衣冠,倒是有些古意,眉目如画,巧笑娇颜,也是另有蓬蓬之意的小道士心神一颤,只是玄通之下,这不可方物的女子是个什么物件,早已在知非心中如明镜一般。

知非正待出口成喝,谁想那女子倒是先说了话,那樱桃小口,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如仙音一般萦绕:小仙长,莫怪!奴奴实是忍耐不住,才发出笑声的!呵呵!说罢抬手捂着小嘴,又是一声娇笑,那媚态犹如一幅精美的仕女图。

    呵呵,你倒不怕小道爷我把你看个通透?!知非寒脸回道    不怕,不怕,奴奴就是来让小仙长看透的,奴奴是个什么物,小仙长自然是清楚的很,奴奴观小仙长也是有些时日了,昨日见得您识得了无尚玄通,便知这是你我相见之日了!奴奴修仙于这芙蓉峰下,怎奈经年日久,寂寞难耐,自从见了小仙长这般俊逸丰神之人,更是寝食难安,日思夜想,早就暗许了这爱慕的芳心嘞!只待小仙长与奴奴同归洞府,双宿双栖,奴家的带让你解,奴家的香随你闻,奴家的玉桃红豆任你摘取,以解小仙长蓬蓬之意可好?呵呵呵呵那女子不以为许,反倒可怜楚楚的叙述着,直到咬着樱唇,双手抚着酥胸调笑起来,知非方知这畜生深知他的实力,反而愈加放肆,禁不住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说话之时,窗外乌云再起,遮住了圆盘似的满月。

她抬头看了看遮月的乌云,喃喃地轻叹了一声,一个不经意的转身,便不见了踪影。

此时,出现了令人愕然的一幕,在她原来所处的位置,俏生生的站着一只白色狐狸,正打眼望着知非,那眼神里的神态像极了刚才调笑知非的女子。

    《安东鬼事》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climb.com/shuku/andongguishi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安东鬼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