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

安东鬼事:第九章 狐朋狗友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安东鬼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阴阳环的禁锢和银铃的拘魂,使小白狐的玄通大降,此时身上又不着寸缕,所以冻的直打冷颤。

颤动的铃铛,颤动的丰腴的软肉,在月色的照应下,说不出的旖旎魅惑,这情景让只有了一点蓬蓬之意的小道士知非偷偷咽了一口口水,知非暗道自己没出息,想来定是那骚丹的作用,暗自咬了咬嘴唇,吁了一口气,向小白狐说道:等着!    然后便下到二楼,将小白狐的薄纱长裙拿来,让小白狐穿上御寒,小白狐此时受制于他,倒也十分老实,穿上长裙后,虽说遮住了那诱人的身体,可在这小楼夜色中,又有着说不出的明艳清丽,直让那蓬蓬之意的小道士阵阵失神,暗骂这骚狐狸怎么修炼得如此诱人。

小白狐穿上长裙后,长身站起,向知非道了个万福,用感激的眼神望着知非,如水的眼眸,好似有千言万语难以诉说。

我们一家三口在山中偶遇龙真子仙师被一术士偷袭,伤重几近丧命,奴奴三口便舍命相救,爷娘与那术士拼到力竭双双丧命,后来元魉老道士赶到力毙了那术士。

因我爷娘在山中从不为恶,又经常暗中搭救受困山民,今日又救得了普济宫开派仙师龙真子道长,奴奴才保得一命修炼至今,奴奴因为被那术士所伤,元神有些损伤。

龙真子道长算我未来会有场机缘,可补足元神,便让奴奴到普济宫参详道法,减少奴奴身上的兽性妖气。

白狐灵仙用她那婉转动听的声音,轻轻诉说她的来历。

    知非听的也是不觉有些出神,紧忙追问她:那龙真子道长羽化后呢,你那丹丸又是何故?    历任的道长都是从师长那里得到关照的,都说这机缘难得,算来奴奴也算你师父空虚子的记名弟子嘞,当日奴奴用两角银子曾换得老道士的指点,你那师父也说这机缘之事嘞!呵呵,奴奴猜想,那机缘就是小仙长了吧!玄机道长也是知道的,前几日还曾跟奴奴说了小仙长的机缘,便是那本性光**。

奴奴一时贪欲,听闻这事儿,便想盗得小仙长的纯阳的精元,补足自身缺失的元神,以求完全随意化得人形,便将身上的香腺液合着春药制成了丹丸,事先做好手脚,放在了经书之中,怎奈小仙长道法醇厚,未受到太大影响,要不奴奴不就是您的人了!灵仙一边戚戚哀哀的诉说着,一边用好看的眼睛瞟了瞟知非。

    知非听得此言,暗恨自己师父这不老休从未说过这小妖精,又为两角银子感到丢人,再看那灵仙儿那想要勾人的模样,一时恼怒不已:这还叫未受影响,道爷的心性受那骚丹影响,时不时的有些放荡想法出现,我一个道士,你让我将来有何面目直登仙台!    仙长想要放荡,不是有奴奴吗,奴奴让小仙长随便放,使劲荡!灵仙轻咬着嘴唇,低眉回道,那神采糯糯的,声音也糯糯的。

    呸,你个骚蹄子,放你娘的屁,那不是便宜了你,说,那骚丹可又解法!知非气得嘴都快歪了,愤恨着质问道。

    没,奴奴瞎配的,不知解法,奴奴猜,只要仙长与奴奴双宿双栖,共赴巫山,可能也就解了呗!白狐灵仙可怜巴巴地回道,可那眼神里却闪过一丝慧黠。

    知非没有说话,转过身默然了一会,那灵仙以为他是动了心,便闪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那飘逸的身影。

知非突然转身,看着满怀期许的小妖狐,在它错愕的眼神下,手指快速结印,挥手打向灵仙,大声喝道:速现原形,太上急急如律令!说罢,那灵仙大美女又变身回了小白骚狐狸了,顷刻之间的变化,让小白狐又呜呜叫起了委屈。

    知非在多宝阁中拿出捆仙锁,拴在小白狐的阴阳环上,好似牵狗的牵绳,他用力的拉着小白狐向楼下走去,高声喝道:叫你调戏本道爷,以后你就是本道爷的小狗,叫什么灵仙儿,小白,小白,知道吗?道爷高兴了给骨头,不高兴了,就拿你当靶子施法,听懂没。

    呜呜长长的楼梯上留下一串含混不清,颇似委屈的哀鸣之声。

    知非看了眼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小白狐,得意地摇了摇脑袋,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小白狐的脑袋,全然不顾它那不知真假的求饶之声。

    知非顺着楼梯上到三楼,到了存放法器的屋子,他一手拎着小白狐,一手在藏宝阁内翻拣着各式法器,小白狐见他在挑拣法器,不知帅了吧唧看似无害的小道士要怎样整治它,一时也忘了哀叫求饶,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紧盯着小道士知非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知非也不理它,自顾自的翻检着各式法器,他原本一直疑惑普济宫的一班窝囊道人,收藏这些斋醮法坛法器用,倒也说得过去,毕竟用来装腔作势,那也是吃饭的看家本事啊。

可偏偏还藏有那么多降魔法器,那班臭道士又能拿来作甚?直到昨日被玄机老骗子提醒,才知道这观主竟然深藏不漏,今日捉住这么个小骚狐狸,正好用法器将它制住。

    知非看了眼正独自彷徨的小白狐,便假装出一副狠厉的样子吓唬道:你在这普济宫待了那么多年,自然是知道这个屋子的,看吧,粗的,细的,长的,短的,选一样,小道爷好在你身上好好施为一翻,嘿嘿!说完还猥琐地冲着小白狐嬉笑着,只是这猥琐的表情在他那张帅脸上,却有着说不出的奇异之感。

    小白狐恢复了原本狐狸之身口不能言,只得呜呜的无力回应着,眼神中时而求饶,时而又露出些春情,知非看着它那副怪样子,嬉笑道:幸好你口不能言,要不这嘴里说不得又讲出些什么淫词浪语来,你小心跟道爷说话,若敢调戏本道爷,我可就换些尖的,带刺的,又棱角的,整治于你!    那小白狐听完,也只得用含糊不清的呜呜声回应着。

知非想到自己稀里糊涂吃下的丹丸就生气,看着全没了精神的小白狐心中说不出的快意,他一边翻检着法器,一边不住的调笑没了反抗之力的小白狐。

    知非翻来捡去的在多宝阁中拿出一个圆环,是一个用金属丝缠制而成的阴阳环,那物又称乾坤圈,阴阳环通体呈一种金银交织的颜色,是由金银抽成的细丝一层层缠叠而成,足有小拇指粗,环上刻用有克阴咒,并用朱砂描写,是至圣纯阳之法器。

    知非拿起阴阳环,用力按住惊恐万分且死命挣扎着的小白狐,一把将阴阳环套在了它的脖子上,那小白狐吱吱狂叫,猛的使力跳脱到地板上,由于阴阳环宽于它的脖颈,小白狐便使劲摇摆脑袋,试图把阴阳环从脖颈上甩脱。

    可惜它对面的小道士反应更快,知非迅速踏出罡步,身体从左至右逆时针旋转了一圈,身形转到小白狐正对面时,手中快速结印,双手拇指与小指并拢,其余手指散开,双手挥动快速指向小白狐,口中念白道: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,定!    这定身咒一施,小白狐立时动弹不得,有如木偶一般呆立在地板上。

知非走上前去,从兜囊中取出几枚符箓,又取来甘露碗,搬来平日里存下的朝露坛子,将坛中露水倒入甘露碗,又从符箓中挑出一枚,右手持符向空中一晃,只见那符箓凭空取火被点燃,知非将点燃的符箓放进甘露碗,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在水中搅动了几下,嘴中默念起咒妖经:吾含天地,咒毒杀鬼方,咒金金自销,咒木木自折,咒水水自竭今咒得小妖白狐,听得吾令,太上急急如律令,着!一边说着动作也同时施行,脚踏张使者罡,手结小金牌印,快速指向小白狐,随后便拿起甘露碗,上千掰开小白狐的嘴巴,将符水灌进它的口中,手指沿着阴阳环向右转了一圈,那阴阳环迅速收紧,紧紧的锁扣在小白狐的勃颈上。

    知非又将胸前佩戴的长命锁拿出,从长命锁上拆下一个小铃铛,咬破自己右手食指,将鲜血滴进铃铛发声的豁口内,随后将手指上的血抹在了小白狐的天目穴上,口中默念:二景飞缠,朱黄散烟,气摄虚邪,尸秽沉泯,和魂炼魄,合形大神吾血入虚空,锁魂拘神,有令不从,天诛地灭,太上急急如律令!说罢将铃铛拴在阴阳环上,挂着铃铛的阴阳环,此时完全是农家猫狗脖圈的样子,定身不动的小白狐同时露出了绝望万分的眼神。

    知非忙完这一切,将小白狐一把拎了过来,在其耳门处连按两下,那小白狐僵硬的身子便恢复了过来,可怜巴巴的望着知非,知非笑着说:别在那儿自艾自怜了,跟着道爷我,兴许会让你的修炼更精进呢,好啦,说说那骚丹的事吧!说着打开藏书楼的木窗,让月光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月光照在小白狐的身上,并没有向之前那样马上变身为人,但见知非口中念道:现!手中结白鹤印,动作潇洒连贯的打向小白狐,随之青光一闪,那美女模样又出现在知非眼前。

    那美女俯卧在地板上,将雪白的脊背和圆润的臀部冲向知非,跟在二楼时的谈话位置姿势如出一辙,只是不同的是,那美女白皙性感的勃颈上禁锢着一个脖圈,脖圈上的铃铛随着美女呼吸的颤动叮当作响,夜晚的山峰又有些阴寒,这也促使那无暇的躯体抖动得更加强烈了起来。

    《安东鬼事》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climb.com/shuku/andongguishi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安东鬼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