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安东鬼事:第五章 普济宫修法(三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安东鬼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知非这些年来可算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哪管什么大姑娘小媳妇,不惧风雨日复一日练武习艺,本身又是一个博闻强记的孩子,再加上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神通,三年间,除了本门传自空虚子的法门更加精进外,对藏书楼中的道家典籍、药王医术都能融会贯通。

知非常常施医佘药给普济宫的佃户,在山下乡民眼中本就有如此样貌,再加上多有贤名,那更是神仙般的人物,就像当年朝阳观的空虚子老神仙,当然比那猥琐老头强多了,起码知非小道士不逛青楼妓馆。

哎,知非也想啊,师父的遗愿啊,小春花也不知道是不是从良嫁人了,这些年知非一是勤学苦练没有时间,二是整日被围观,哪敢坏了小仙长的名声,苦啊!    知非在乡民中因多有善行,有着很大声望,但他却从未显露其捉鬼驱邪的法门,这也是他极其苦恼的地方,他一直没有找到开天眼的办法,虽然可以用法器被动打开,但是一个法师若没有天眼通,那他所掌握的法门完全是一种浪费。

而且玄机道长也不希望知非在普济宫展露这些法门,玄机害怕过分的外露,会给知非本人和普济宫招来太多宵小,毕竟当年朝阳观的惨事还历历在目,虽然那是事出有因的,可毕竟冲击太大,老老实实布道,轻轻松松挣钱,才是他老人家的心意。

天目位于鼻根上印堂的位置,从印堂进去两寸,具有成像能力,若能修得天眼,能见人所不能见的事物。

修炼天眼通,是有专门的法门,也有少部分外外力或奇遇而打开,空虚子老道士即是由其师父外力打开,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天眼通的法门可传授给知非,且走的又早,相关的掌故也没来的及告知。

    最近几日,知非闲来无事,除了躲躲上山的大姑娘小媳妇们,大多在参详如何识得那天眼通,翻遍了二楼藏书也不得其法,怎奈楼中藏书浩瀚却没有茅山外术,即使有了也不一定有所记载,这茅山术中的符箓结煞的功法都是口口相传的,何况那天眼通的高深法门。

    这一日,实在无法,知非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信步来到了玄机道长的寝室外,只听玄机道长在房中轻声漫语的吟着:哎,可叹,画楼离恨锦屏空,杏花红。

    嘿,道长师侄,怎地又吟开了淫词浪语了!知非暗笑玄机附庸风雅,想着他在香客面前道貌岸然的样子,嘴上便也刻薄着调侃起来。

    哼,师师嗯,那个你不在藏书楼招蜂引蝶,给我普济宫充当门面。

跑到本道长房门口作甚?!玄机道长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大褂,头顶简单的梳着一个发髻,脑后的头发披散在肩上,自然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。

一阵清风袭过,知非大眼一瞧,禁不住噗嗤笑了一声,原来玄机道长的长袍被山风吹了起来,那长袍的下摆分叉处高高翘起,两条毛乎乎地大腿露了出来,玄机道长看着知非的倒霉样子,顿时把一派仙风道骨、文雅卓越,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,双腿微弯,双手向下猛的压住了衣角,那场面,真个叫一个娇羞    哈哈哈哈知非实在忍之不住,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,那好看的眉毛上下翻飞,这二人两相对比,整个场面十分尴尬。

玄机道长霎时变了脸色,也不管什么风雅了,支起身子便要翻脸,知非一看,想起今日前来是有求于人,赶紧死命憋住笑容,弯下腰给玄机做了个揖,一本正经字正腔圆地说道:呵,道长师侄莫要生气,小道给你道声罪还不成!    哼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说吧,是不是又想从我手里骗银子,好施舍给下边的山民,不是我说你,你舍了就舍了,已成了事实,下回能不能带上贫道的名号,这沽名钓誉不是,这善事也让我沾沾!玄机看着那张貌似人畜无害的帅脸,禁不住一阵心虚,心里满是藏在床下的钱箱子。

    师侄这是什么话,我下山行善,还不是为了咱们普济宫的名声呵呵,咱们改日再谈钱的事,今天师叔我是有事求教,你,你,那个,你可会那天眼通!知非直接抛出了问题,虽然做出了随便一问的样子,可眼里的焦急却是掩饰不住的。

    天眼通,呵呵,天眼,贫道身上只有肉眼,心中有慧眼,脑中有法眼,独独没有天眼,嘿嘿,师叔所问非人,您倒不如通灵问个米,把我那便宜师叔祖找回来问问!玄机一听这问题,眼中闪过一丝狡黠,瞬间打起了机锋。

    切,你当我没试过呀,这老头恐怕真成了仙,地府是捞不到人了!呸,你个肉眼凡胎,还慧眼、法眼,我看你只有钱眼还差不多!知非得到的答案十分丧气,怒怼了玄机两句,便向玄机寝室的院子外走去。

玄机道长瞥了他一眼,眼中稍显犹豫,信步走进房中,在靠窗的外置拿起一本经书,又看了看快要走远的知非,咬了咬牙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

他装模做样的冲着知非假咳了几声,引得知非回头看他,知非正要张口诉骂玄机,只见那玄机背过身去,一手高举着那本经书,将经书正面朝向知非,用另一只手的手指轻敲着那经书,口中不断的哀叹着:哎,哎,哎罢,罢,罢!    知非本待骂上两句,一解心中的郁闷,可转念一想,禁不住走进仔细观瞧那本经书,只见那书名是《天官历包元太平经》,是汉时齐人甘忠可所作,原本存在藏书楼中,玄机这本正是由知非手抄来的,知非暗自纳闷,转念一想,突然像明白了什么,一边快步奔向藏书楼,一边回头冲着玄机大喊:乖师侄,谢了,下回你出钱,一定带上你的名号!说着飞奔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呸,何苦来哉,何苦来哉只留下玄机道长一脸无奈地哀叹着。

    普济宫前后共有四进院子,藏书楼就位于膳堂后的园林中,园林内亭、台、廊、榭样样齐全,假山溪流,苍松翠柏错落有致地掩映其中,置身其中犹若置身于江南富家精舍。

藏书楼上下共三层,一层是会客品茗的所在,正中心供奉着文昌帝君,文昌帝君掌管福禄主宰功名,倍受士人学子尊崇。

普济宫藏书浩瀚,玄机道长常常自诩藏书楼为地方文脉依托,所以将文昌帝君请进藏书楼供奉,每年二月初三文昌帝君诞辰日都举行文昌会,四里八乡的士子乡贤都会前来拜祭,知非总是搞不清楚这帮子儒生,为啥不去拜孔圣人,跑到这山上凑什么热闹。

二层藏着道家典籍律例,各门各派多有收藏,这也是玄机道长多年以来的心血所在。

三层均为历代名家名著,以及各地宝刹碑林拓片,且专门有一室收罗着各种斋醮法器,这些东西在道士眼中无外乎都是无上至宝。

    山中岁月虽是恬静安逸,但是时间也如流水般飞速地消逝,小道士知非自从空虚子过世后,在普济宫度已然度过了几个寒暑,初来时每日鸡飞狗跳的日子,也慢慢随着他勤勉艰苦的学习,变得越来越少了,只是偶尔作弄下那几个不知所畏的道人。

知非心里对修法有着难以诉说的毅力,他想自己快速成长,快速掌握生存的本事和能力,辽东是非走一趟不可的坚持。

当年的那个小小人儿,如今已长成了翩翩少年,剑眉星目的小道士丰神俊秀,成了玄机老骗子的法宝,前来进香的大姑娘小媳妇有事没事都要转到后院藏书楼,不为那泥胎金面的文昌帝君,只想望上那少年道士一眼,这无形中给普济宫平添了不少香火,一班道人倒也不嫉妒小知非,那么多女子,环肥燕瘦的,好似进了大观园,这么好的眼福,求都求不来。

    《安东鬼事》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climb.com/shuku/andongguishi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安东鬼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