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

安东鬼事:第八章 楼藏灵仙(二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安东鬼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看来你修炼还不够,成人形时,还有些奇异的妖冶,没了人形,与一般狐崽子一个模样!说着走上前去,一把掐住小白狐的后颈皮毛,将它拎了起来。

知非看着小狐狸,脑中竟是些话本《聊斋志异》里的狐仙故事,那故事中的妖狐要么魅惑人心,要么仙风道骨,总之甭管是吃你心,还是送你情,倒是都会有一番共赴巫山的好事发生呸,好事,我还是娃娃!知非暗骂自己一声,恼怒自己怎地又生出这些奇奇怪怪的感觉。

一想及此,手中便开始加里,死命的攥着小白狐。

    小白狐一时被制住于人,又没有玄通能使出,情急之下,拼命摆动脑袋,想回头撕咬知非的手臂,知非一手掐住白狐脖颈,一手连拍小白狐的屁股,痛得它呜呜乱叫,好似小儿夜哭一般。

    拍了几下,知非突然止了手,倒不是他怜惜这个小畜生,只是他忽然想起但凡狐狸两股的位置都有臭腺,教训几下见好就收,惹得一身臭就得不偿失了。

他从未想过要把这小妖精处置,只是觉着好玩而已,常年待在普济宫,身边的道人都年岁较长,日常十分枯燥,整蛊那班道人一次两次还好,多了也就无趣了,倒不如把这小妖精留下,没事可以拿来玩玩。

这种感觉若在以前是绝对不会有的,一个斩妖除魔为己任的道人,为了好玩留下个小妖精,这要传出去,没等出世,名声就臭没了。

可自从昨日行功得法后,便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动,身体里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知非心思有些冲突,稍有失神,下意识的用鼻子闻了下拍小狐狸屁股的手掌,迷糊之间又清醒开来,连忙把手拿开。

可旋即又把手拿回鼻尖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咦!居然是香的,怎么可能,没听说过有麝香狐啊,知非自然是大为奇怪,那小白狐两股之间的腺体居然没有臭味,他用手指拨弄了下小白狐两股之间的腺体,那小白狐发出嗯的一声,身体蜷缩了一下,回头望着知非,眼神中仿佛露出一丝羞怯。

    知非看着它的那副样子,嬉笑道:嘿,你个小畜生,没个人形,还知道害羞!说着又用手拨弄了几下,那小白狐又是连声叫起,倒是有些求饶的意思,可眼神中还是毫不掩饰的妖媚。

知非住了手,感觉气氛忽然有些怪到极点的旖旎,也奇怪自己自从昨天成法之后,心性和心思都变得有些奇怪,等着明日玄机回来定要问他原因,是否是行功练法所致。

他明知自己除了什么问题,可控制不住再次去问手指,确实是香的,竟有如此奇特的狐狸,看来玄机的骚狐狸围脖没戏了,香围脖还是自己留着划算。

知非停下来有些奇怪的想了想,竟然将脑袋凑到小白狐的两股之间,想去闻那腺体。

    此时,深夜的普济宫静谧深沉,山风吹散了天空中的乌云,皎洁的月光又再次轻洒在普济宫后园,通过木窗照射在藏书楼中的一人一狐身上,突地青光一闪,藏书楼中的光景又发生了变化。

就在月光洒进的一瞬间之前,身穿青褂道袍的小道士知非跪在地板上,撅着屁股,正把脑袋探到面前那小白狐的两股之间,闭眼皱眉地嗅探着什么。

若是普济宫中的一班道人看到这一景象,定然要正义凛然地质问于他:这是什么志趣,这是什么口味,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,哎呀,人性之扭曲,道德之沦丧啊!云云,然后日日讥笑调侃于他。

不过若是他们看到接下来的一幕,定然会目瞪口呆,分不清是艳羡还是妒恨为好了。

    月光待乌云散后,柔和的照在藏书楼,微弱的朦胧之中,正上演着极其奇怪又极其香艳的景象。

此时的小道士知非,俊朗的面庞一片嫣红,眼神有些放空,一脸的不知所措,漂亮眉毛有节奏的上下抖动。

前一刻,他几乎不自控的抓着小白狐,强闻人家的香腺,可一转眼的功夫,景象大变,毛茸茸变成了肉乎乎,手中软绵的毛球,变成了两块软腻的丰脂,如白桃一般圆润软腻,知非那帅气坚挺的鼻子正位于那一分二的丰脂之间,此时此景,奇异,怪诞、旖旎、寂静!    正在知非茫然不知所措之际,一人一妖之间尴尬,当然也可能只是一人的尴尬被打破了,一个娇柔犹如黄鹂鸣翠的声音响起:小仙长噢,奴奴到没想到你如此猴急,那,那趣味却是这般不同,快是放开奴奴吧,虽然甚是欢喜,可奴奴快受制不住嘞!那声音软软糯糯地,竟没有一丝嗔怪,满满的魅惑。

    果真是只骚狐狸,知非一时大囧,暗骂一声,赶忙撒开双手,一把推开面前软柔圆润的丰脂,然后紧忙用手撑着身子向后挪了两下,还是有些没缓过神儿来,不敢多看眼前赤诚相见的美女,可又怕失去什么似的紧盯着那偏片雪白。

    那小白狐在满月之光的照耀下,已经变回了妖媚女子之像,只是之前的一次变身,轻薄的衣衫早已脱落,此时再次变身时,已然是全身**着了。

月光照耀在白璧无瑕的身躯之上,反射着奇异的光芒,丰腴的身条,不偏不倚的斜靠在书架上,整个丰润白皙的背脊都对着知非,飘逸的长发散落到两股之间,恰到好处地遮住了刚才的旖旎之处,光影在闪烁间胸前如月亮般饱满的半圆时隐时现。

那妖狐微微喘了口粗气,身上惑人的香气再次飘起。

知非闻到那香气有一些恍惚,可又猛然醒悟过来,大声道:嘿,你这骚蹄子原来是在满月变身,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,月光一没,就没了功法!嘿嘿,看我不好好整治于你!    哼,小仙长莫要顾左右而言他,占了奴奴的便宜嘞,本来只说让你摸桃、吃豆,现在竟然连花都想摘了,哎,枉我这三年每晚来楼中陪你读书!那妖狐假装嗔怪,声音倒有些楚楚可怜的传来。

    三年,每晚陪我,我怎么不知,你又是如何来此!知非大疑,紧忙追问。

    奴奴在道光年间剑便到这普济宫中读经啦,那时藏书楼还未建成,玄机老骗子也跟小仙长一样嘞,呵呵,刚刚有了蓬蓬之意的年纪嘛此处只有毛坯的藏经室一间,现今已是宣统小皇帝当政了,从龙真子到玄机,住持也换了几个了,哎,只可叹奴奴一家当年舍命救了那龙真子受了大伤,也不知当初爷娘为何要救个道士,以至于至今奴奴还是个半调子狐仙,不然早已得了道,怎会沦落到让你个小不正经地轻薄于此狐妖娓娓道来,说到最后,倒是有些真真假假。

    知非让她最后一句说得有些气恼,又有些惊奇她的来历,可嘴上也不饶人道:你这小,不是,你这老畜生,小道爷竟吸了个百年老骚狐狸的呸,呸!    哈哈哈哈,胡说,老娘化为人形才几年,还是个小姑娘嘞,嘿,小仙长,你不想知道为啥今儿如此骚情,呵!那妖狐不以为许,反而捂嘴调笑着知非。

    什么,你怎知,是你!    这话问的,你那蓬蓬之意都叫我听见了,还不叫骚情吗?呵呵,记着那性光**不,还有那颗丹丸,经书是龙真子放下的,可那丹是奴奴前日才放下的,可是用了奴奴的百年珍藏才酿制成的,想不想知道是什么珍藏,呵呵!    你,你为何放那丹丸,你又怎知是龙真子放的经书,你放药害我是何意?知非一阵气恼,紧忙连串发问。

    呵呵,小仙长,莫急,你闻了人家的香,奴奴人便是你的了,不若让奴奴穿上衣服,慢慢说给你听妖狐倒是不惊,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    知非刚要应许,眼珠却是一转,计上心头,手中瞬时结印,猛然向窗口挥动,木窗随之砰然紧闭,月光也被遮在藏书楼之外,楼内微微的烛火之下,青光一闪,美女又变了骚狐。

    那狐狸反应到快,窗户刚一紧闭,便要向楼梯处逃跑,知非自然不慢,运气行功,脚赶脚连踏数步,赶在了白狐的面前,一把掐住它的脖子,将它拎到眼前,冲着小白狐戏谑道:嘿,事情已然如此,你那骚丹小道爷也磕了,先抓住你,好好整治,慢慢拷问!    呜呜那小狐狸又没了刚才美女身时的镇定,楚楚可怜的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那小白狐狸听了这话,气的毛发直立,身子高高躬起,呲着尖牙,发出哼哼的威胁声音。

    《安东鬼事》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climb.com/shuku/andongguishi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安东鬼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