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安东鬼事:第三章 普济宫修法(一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安东鬼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玄机道长一是怕小知非触景生情,二是朝阳观突发此等凶案,传扬出去必将对普济宫带来影响,便强项着把知非带到了普济宫安置。

自从玄机道长执掌普济宫后,这个二流道观数年的功夫一跃成为所谓的道教圣地,玄机道长长袖善舞,无论与官府还是士民,都有着非常好的关系。

玄机道长极擅经营之道,庙产苗田无数,光是依托普济宫生活的佃户就有上百户。

普济宫一班道人也各个擅长此道,虽说不一心修道,可表面功夫却做的极其漂亮,一个个人前那可谓是贤德明达、道法高深。

普济宫内修有三层藏书楼,尽藏古今经典书籍,就连府城里的举人老爷,也经常会到此借阅书刊,玄机道长颇以此自豪,常说普济宫不单单是道家胜地,更是一地文脉所托。

    空虚子还在世之时,教授知非的功法,靠的是口传心授,诸多开蒙的书卷大多是靠知非自己领悟,这也是为什么知非总是上山猎兽换钱的原因,有了钱方可到府城中购买各种释义书籍。

空虚子最爱教授的是玄功法门,小道士知非这几年除了识字练武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练习法术咒语,几百种的法术咒语、符箓画制,光是手决步法,每天都是练的七荤八素。

空虚子的道法传承是天师道加上茅山术的一种混合,大多已茅山术为主。

小知非襁褓中便来到朝阳观,靠着空虚子给人家定穴骗来的山羊挤奶养大,自有了行动能力开始,空虚子便带着知非下山捉鬼除魅。

可惜小知非至今未曾开天眼,什么五鬼显灵术、拘魂打法,心中手中都是极其娴熟,怎奈观不得,也只能是一知半解,镇坛木、拷鬼棒等法器,到了他手里,也不过是猎兽捕鸟的用具。

至于风水堪舆,小知非最擅青乌相地之术,怎奈年级太幼,说出来倒是头头是道,可惜嘴上无毛无人信啊。

    请三清三境三位天尊,太上老君,张赵二郎,岳王祖师李公真人,东山老人,南山小妹,南海观音,伏羲神农,轩辕皇帝,雷神大帝,盘古圣王,地母元君,玉皇大帝,横山七郎,罗山九郎,三天开皇,五岳大地,神霄王府,龙虎玄坛赵元帅,三茅真君,五星二十八宿,诸神仙手持符咒法术一个道童口中碎念着通灵启度文,蹦蹦跳跳跑到藏书楼的大门前,正一边反复背诵经文,一边开着门锁。

    六六六,豹子嗨,这孩子又搞这鬼仙仙的事,咱们是全真一派,是有戒律的,捉鬼通灵哪是我等仙师的功法,来来,幺二三,顺子!藏书楼旁边即是一座八角凉亭,正赶上今日闭观整修,没有香客,几个道人正在吆五喝六的掷着骰子,一个消瘦猥琐的中年道士看到知非经过,经不住义正言辞的发表着意见。

    这臭小子,前日给厨房老赵不知施了什么术,厨房藏的那点猪头肉,都让他一个人造了。

太能造了,老子还等着下酒呢!    对对,这小子可不好养,比他那老鬼师父还难缠,要不是这小子一身邪术,老子非让他把这几年的白食全吐出来不可!    看这小子唇红齿白的,嘿嘿,这卖到府城的兔子巷里,干干净净一朵小菊花,包管成了头牌!    哈哈你小子就爱那没辄的,口味隽永啊哈哈!几个道人平常没少吃了知非的暗亏,喝了几碗猫尿,胆子便也大了起来,言语上便开始调笑知非,什么荤的恶的都有,一边说着,一边掷着骰子喝着大碗喝着自酿的猴儿醉。

    小知非还是口中念念有语,一本正经地走进藏书楼,在一楼靠窗的长案前站定,嘴角向上一撇,眼睛不禁有了一丝戏谑。

他在门前听到这帮道人的恶语调侃,若在往日早就施术教训这帮不学无术的家伙了,偏偏这帮道人向来不长记性,喝了几两猫尿,竟然又开始调笑于他。

他刚刚在门前之所以没有发飙,是因为他老早就瞟见凉亭不远的假山上,玄机道长正站在上面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知非小道士虽然好吃个白食,但是在玄机眼中也算是个唇红齿白的小机灵鬼,形象不能破坏啊,还指着这无用班头吃饭呢。

无用班头,是小知非给玄机起的外号,一班无用道人的班头,自然撑得起这名字。

知非摇头晃腚的想了一下,计上心来,从窗子望向假山,看那玄机道长,正手扶着柳条,知否,知否的附庸着风雅。

知非便从道袍中掏出一张空白的符纸,口中念念有词道:天园地方,律令九章,吾今下笔,万鬼伏藏,急急如律令提起比来,唰唰几笔勾出一个符箓。

又单手持起,默念了几句什么,将那符纸折叠了几下,手中便出现了一个符箓叠制成的纸鹤。

    空虚子老道士,半生戎马,半生修道,人不修边幅,又有些放浪形骸,可对小道士知非却是毫不留私,本事尽是倾囊相授。

空虚子出身军伍,只能算是个半吊子道士,参军前曾是个生员,修文绘字,颇有些国学功底,又在村中通习了武艺,尤善大小洪拳,可谓是文武双全。

后来在热河剿灭金丹教时巧遇了游方老道元魉,也就是他日后的师父,酒后诳着老道逆天改名,行法刺杀了理教会首尤三多,招来理教上下的袭杀令,左宝贵左大帅为了保护他,厚赏其金银,因在左大帅在江南大营多有人脉,便将空虚子送到浙江绿营中当差。

空虚子在浙江盘桓数年,看不惯官场和军伍里的陋习,又再次巧遇那元魉老道士,被老道士教训了一顿之后,自此跟随他出了家。

这老道士按说是个全真道士,可会的尽是些茅山法门,为人也颇为洒脱,全然不理全真的戒律,这脾气秉性非常适合军伍出身的空虚子。

那时长毛贼已平定多年,可江南毕竟是征战杀戮之地,多有邪祟恶魅出现,师徒二人一路游方,做的尽是茅山、天师道的功德,后来老道士寿限仙逝,因老道士来自崂山普济宫,且备份极高,于是空虚子便收拾细软,回到山东,挂靠在普济宫玄机道长处,做了玄机的便宜师叔祖,空虚子为人实在放浪,经常醉酒惹事生非,实在无法,多财多金的玄机道长就在后山为他单独建了朝阳观小庙三楹,一是为了尊师,二则是把这老头赶远,眼不见心不烦。

其实空虚子也算了笔好账,虽说空虚子和知非这师徒二人经常蹭吃蹭喝,但是世人都知道这朝阳观是普济宫分院,空虚子又是个捉鬼天师,山下的愚民多少也要把福报还到普济宫这,白吃那点也不算个啥。

    空虚子老道跟随元魉仙师多年,是得了天机的人,驱邪除魔多少也是许了三清的,可惜命中注定,怎地也算不着自己的大限。

知非和普济宫一班道人葬了空虚子老道,本来知非想要继续留在朝阳观,等到诸事已了后,就去辽东投那侯老道。

    《安东鬼事》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climb.com/shuku/andongguishi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安东鬼事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